疆土安全部雇员威廉姆斯历来达观,期望2月1日能“复工”,“祈求他们赶快(就拨款)作出决定”。仅仅,对这份达观,她不太有决心。(陈丹)(新华社专特稿)

税务官尚特·约翰逊现年48岁,说边境安全形势的严重性不足以让特朗普要求拨款57亿美元用于筑墙。

白宫与民主党就沿美国与墨西哥鸿沟缔造“隔离墙”不合巨大,预算拨款法案无法在国会经过,联邦政府四分之一组织上一年12月22日起关门。

“发生了什么?是他小时候被墨西哥人打过,所以一心要建墙?”约翰逊说。她期望白宫和国会好好谈,“让我们回去上班”。

纽约食物银行管理人员弗朗西斯科·特森说,纽约越来越多家庭因房租飙升堕入贫穷,政府关门令他们的日子落井下石。

即使政府从头开门,“我也没有方法去上班”,她说,由于没有钱给轿车加油。

作为民主党重镇,纽约有更多声响责备共和党籍总统唐纳德·特朗普。

一名在布鲁克林联邦政府拘留所作业的女狱警通知法新社记者,她“压力非常大”。作为独身母亲,她无力为行将中学毕业的女儿请求大学付出费用。

巴克莱中心一般承办音乐会和体育赛事。纽约食物银行在大厅内摆桌子,由志愿者分发食物。有需求的联邦政府雇员挂号后能够收取罐头食物、马铃薯、鸡肉、葡萄和洗漱用品。

【压力大】

作为纽约市最大的非营利食物协助集体,纽约食物银行和企业赞助商一起举行食物分发活动。特森说,这样的集体“能够供给协助”,“但不是僵局或不良方针的解药”。

因政府“关门”而不得不休班的海关、税务和应急管理人员在部队中;运送安全局职工、狱警等被逼无薪上班的“必要”部分雇员使用午饭歇息来这儿为自己“备货”。

美国联邦政府部分组织因预算难产“关门”一月有余,大约80万政府雇员无薪上班或无薪度假。威廉姆斯现年62岁,“天天揣摩自己吃什么,钱怎样花”。

【似“灾祸”】

“相似这样的状况史无前例”,特森说,简直相当于“面临一场灾祸”。

数十名联邦政府雇员22日在布鲁克林区巴克莱中心排队领日子必需品。

“老实说,我来这儿是为了领些东西……毕竟能省下钱,花在其他方面。”美国疆土安全部雇员安托瓦妮特·皮克·威廉姆斯从纽约市曼哈顿区坐一小时地铁,到布鲁克林区收取“食物银行”免费发放的食物。